預熱之“我這一年”
  [簡歷]
  梁曉玲,華南理工大學通訊與電子系統專業碩士研究生畢業,後任職廣州師範學院。2001年3月起進入民進廣州市委參政議政處,至今擔任參政議政處處長。廣州市政協第十、十二屆政協委員。曾擔任廣州市婦聯執委,現為市特約檢察員和金沙洲公共配套建設咨詢委員會委員。
  “學霸”的最高境界,是完全不關註自己是“學霸”,廣州市政協委員梁曉玲即是這樣。在市政協的委員履職成績單中,她已經連續兩年在提案組名列第一,不過,她並不清楚自己的分數。“服務器可能有點問題,一直都打不開”,她搗鼓著電腦,還是沒有找到自己的總分。
  與韓志鵬、曹志偉等頻繁亮相媒體不同,更多的廣州市政協委員低調如她。梁曉玲在民進廣州市委機關工作,已任兩屆市政協委員。不肯開微博,也苦於較少機會“接地氣”;希望自己“低調行事”,又亟盼成為政府與民眾溝通的橋梁。矛盾如她。
  她同時擔任金沙洲公共配套設施咨詢監督委員會成員。“不需要很大的轟動,扎扎實實收集民意拓寬渠道,也挺好的。”梁曉玲說。有時也忍不住評價自己一句,“我是好學生、乖孩子那種”。
  “課內”去年她參與了14份提案
  梁曉玲是“乖學生”,在她2013年的成績單里,市政協委員參加的10多次會議中,出勤率全滿,無一缺席,“需要我參加的活動基本上都參與了”。在其個人看來,這跟她本身的工作有關,她是民進廣州市委參政議政處處長,因為負責參政議政工作,“即使不是政協委員,有些會議我也會到場”。
  2013年,她以市政協委員身份參與聽證會和民意徵集活動。5月28日,廣州市深隧排水工程向政協委員征求意見,她在受邀代表之列,但並未發言。8月6日,市政協知情問政咨詢活動上,曹志偉的“萬里長征圖”首次亮相,她同在會場上。“像我們在機關工作,很缺少瞭解政情民情的渠道。所以,有這樣的機會,我們也會儘量去參與。”
  上一次廣州市“兩會”所遞交提案中,梁曉玲參與了其中14份。這些提案中的集體提案和聯名提案,涉及許多歷史街區保護、設立歷史建築保護“緊急叫停”機制和利用集體用地建設公租房等。
  “課外”金沙洲咨監委嘗到“甜頭”
  與此同時,去年,其個人提案《關於建設金沙洲潯峰山城市綜合公園的建議》,已初顯成效。目前,潯峰山公園完成了首期建設,並於春節期間對市民開放。在規劃公園時,其主張公園不要大拆大建、大興土木。後來,市政府將工程預算由3000萬減至1000萬。“我跟政府的預想不謀而合,”她用語謙虛。
  這份提案起草過程中,除瞭解“洲民”意見外,她兩次爬上山調研。對金沙洲的關註為其帶來更多社會工作。2013年4月12日,金沙洲咨監委正式成立,梁曉玲受邀成為成員之一,也是為數不多並不住在金沙洲的成員。
  這是繼同德圍公咨委之後,廣州市成立的第2個民意咨詢委員會。與同德圍公咨委“風風火火”的形象不同,金沙洲咨監委一度被公眾質疑“潛水”。去年6月份,他們主動約見媒體,曬出“成績單”,一口氣拋出21條所搜集的公眾意見和建議。梁曉玲與其他成員曾提出高架橋加裝隔音屏等建議,得到了政府的反饋,她嘗到了“甜頭”。
  在其看來,這是廣州的探索和需要,推進基層民主的話,大家都會從自己的切身利益和自己關心的方面入手,積極性也會提高。這是一個起步,梁曉玲正在思考,怎麼樣把公咨委這種接地氣的形式和政協參政議政結合起來。“公咨委的模式,經費來源,如何組織,如何推進、規範等,這種模式和方式都值得總結”。
  聲音
  “韓志鵬們‘高調’是好事”
  “我是乖孩子,好學生的那種!”她說。在梁曉玲的概念里,政協委員有兩種:高調如韓志鵬、曹志偉等,成為公眾民意的“代言人”,頻繁在媒體發聲。也有一些專業領域的政協委員,在自己的領域建言獻策,低調則如她。
  她欣賞韓志鵬們的“高調”,“我覺得這是好事”,在其看來,政協委員搭建政府與民眾之間的橋梁,併成為公眾信息收集渠道,是社會發展的形勢所在。
  不少市政協委員開通了微博,與網友交流,她不打算開通。她考慮甚多:如果別人咨詢一個問題,要怎麼去解答呢?可能自己的知識不足以去完成,到時他就會失望了。他們所反映的問題,有多少能轉化成有效的解決措施?“如果有渠道能夠收集再轉給相關部門,建立橋梁作用是可以——— 可惜現在沒有這樣的渠道”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劉雪 實習生 林楚凡 攝影:南都記者 高貴彬  (原標題:我是個好學生、乖孩子)
創作者介紹

台灣之旅

bz09bztvo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